感慨“家长会”

 二维码 1526

   昨天无巧不成书的,老二的家长会和老三的家长接待室日放在了同一天,而且相差就前后一个小时,这个过程体会良多,如果说昨天晚上想要说点什么是一种冲动的话,那么经过一个晚上乃至今天一个早上的发酵,我觉得是有经验和感慨可以一起分享之的。

   昨天下午先去的老三的家长接待日,对于我们这种被找问题,自己也内化找问题的家长,一般都是带着忐忑的心去面对的,而对于老三,我很确信如果有问题也不可能是大问题。而老师们对孩子的评价还是让我倍感吃惊,惊在于看起来就是一个没有缺点,甚至是完美的孩子。即而说到孩子很敏感,爱哭,上课经常上着上着走神了,做小动作了,小屁股还经常象猴子一样坐不住,而看起来这样需要被整顿的习惯,老师们竟然说“That’s  ok”这个是他的特点。内心真的被老师的爱感动了,暖暖地都是爱。

   接下来带着这份爱,我调整和平衡了一下内心的丝丝不安,那份不安缘于之前参加老二的很多次的家长会,不是被告知这孩子学习方法不对,学习效率不高,学习主动性不强……我相信我们当中的很多家长都会被老师的这些评价干扰到,如果没有LOLD住的话,接下来就会回来臭骂孩子一顿,或者换一件马夹,看起来沟通,实际还是宣泄情绪的方法,那就是让孩子总结经验,然后展望未来,重新订计划,改变学习方案……

   可惜的是,事情总是不能如愿以偿的发展,接下来每一次的家长会还是会重演……

   这个过程无非就是因为孩子并不是在为他自己学习,那个计划的改变,那个试图被改变学习习惯都不是他的事情,父母的高期待并不是他们能够承受的,所以即使看起来孩子有更大的决心,总是做着做着就蔫了。

   好了言归正传,刚刚讲到收拾心情准备去老二的家长会挨批。结果每一门功课,乃至期中考试之后年级段排名都让我意外,这其中也为那些一次一次被老师点名批评的孩子家长心酸……

   老师点名的时候当然也有说有不够的,可以再继续努力的地方,但是在那一刻,我内心的声音是,孩子啊!学这么多门功课,还是底子这么不扎实的前提下,能够有这样的成绩,作为妈妈我已经完完全全的满意了,至于孩子你自己满意与否那是你自己对自己的要求了。在那一刻,内心深深感谢自己这些年来作的努力,也庆幸这份努力终于在慢慢看到成果。

   特别是在回家的路上,孩子和我讲,现在学的美术对于他而言是一个爱好,而对于我而言有可能是他能够顺利进入本科的一个垫脚石,因为如果考美术类的本科院校,他现在的成绩游刃有余。而他其实并不想考美术类的院校,他说再看吧,看自己高二的时候,看到时候他自己选不选择补课再决定。这份经过他自己深思熟虑的计划是多么令人感动啊!当然我就象他自己决定填报中考志愿一样,一如继往的选择支持,因为孩子真的已经走在自己规划的人生道路上了,哪怕过程有曲折,有困难,我们提供一些小小的精神支持,最终积蓄能量的还是他自己去完成他的人生之路。

   再回想这些年,亲子关系的种种纠结,到初一我被迫放掉我的控制,试着不断的说服自己降低对他的期待,等可以慢慢降低那个期待的时候,就可以慢慢试着接纳,甚至于接纳他看起来与主流教育方式完全背离的一些学习习惯,不能否认,这个对于我有时候犹如坐针毡,但是我至始至终明白,这种痛苦是我自己需要去承受的,而不是通过强硬改变孩子来安慰到我的痛苦。

   所以面对过去被过度控制的孩子的青春期的逆反我做的:

   第一:降低期望;

   第二:努力理解和接纳他所有的现状,哪怕是自己不认同的一些学习习惯和状态;

   第三:时时觉察面对孩子时候的情绪,在情绪不平和的状态下选择回避,不去面对孩子以及他的问题,等大家情绪都稳定再有效沟通。

   这样一次一次,一月一月,一年又一年,内心的那份相信才慢慢积累, 而孩子在这个过程当中也自己尝试慢慢摸索自己的成长之路。  

   这个过程当中也有很多老师和朋友好奇,看起来你最多关心的是老三,好象老二不太关心,事实上是作为家长真的得估摸,青春期的孩子什么时候需要你,在什么情况下需要,在他需要你的时候提供支持和帮助,而不是象老三这个年纪实实在在需要更多的在旁边的陪伴。

   最后感慨接近尾声,我想说,无疑我是幸运的,有两个在体制教育环境下接受教育的孩子,最后又有一个老三可以有机会选择体制外的教育,让我亲身经历了孩子们不同的成长过程,不同的教育理念下的适应以及努力。

   我想说,其实不管是哪种教育体制,内心的动力的开发和尊重,有效的陪伴它永远是一样的。不管是体制内和体制外,其实都是可以做到的。所以一路走来,有可能孩子的种种问题和体制并没有直接关系,只是我们大多数人把责任推给体制会是我们的舒适区,这样自己不承担责任,自己会好过一些。


大连心理咨询 友情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