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孩子的一些心得

 二维码 3405
作者:小丽

一年级的女儿,昨晚,老师发来微信:“你女儿今天学拼音有点慢,别的小朋友都很快,她是不是以前没学过?你再给她练练吧。和那些真的一点也没学过的孩子比,她还是可以,她能学会!”

我回复:“好的。”

老师没猜错,女儿确实以前没学过,她没上幼儿园,没上学前班,在家里我也特意没教她,是特意没教,不是没特意教。

对于知识,我向来认为:如果有用,一定会学会,而且自己就会学会。



女儿2岁多就能把颜色都分得清清楚楚,她喜欢画画,我就给她笔、纸,她自己画,而且画得不错。

女儿3岁时,自己学会了爬暖气。因为把暖气爬裂了,我不许她爬暖气。她于是转而爬门,自己练会了爬门。

女儿5岁,没学过钢琴,不懂指法不认音符,可是自己能弹出自己喜欢的一个游戏里的背景音乐的小片段。

从我能够确认她是一个智力正常的孩子的那天起(出生之后),我就打定主意,不去刻意教她知识,尤其不提前学小学的课本。因为我相信,只要她智力正常,她便有能力学会任何她感兴趣的知识。

女儿现在快7岁,她知道小孩子是从一个细胞长成的;她知道九大行星;她知道摩擦力;她知道人体有大脑、心脏等器官;她甚至知道灵魂;以及她会告诉我她打坐的时候会感觉半边的灵魂出来了……这些都是她自己学的,从书上,从ipad,从我们的聊天,从她自己的体会。


(女儿的作品)

听到老师说她学拼音比别的孩子慢,我一点也不吃惊,因为我从小就经历过这些事。我没有上幼儿园,没上学前班,上学时就很慢,应该是最慢。我记得第一节课学拼音,全班只有我一个没写完,只有我一个被留堂。不过我的妈妈把我领回家,没有责怪我,没有斥责我,她给我做了好吃的面,问我没有写完的原因,她发现我并非不会,只是对自己写出来的字母不太满意。于是她让我写一个看看,然后告诉我那样就可以了,继续写就好。于是我慢慢地跟上了大家,后来终于在成绩上赶超了大部分人。我从一年级的倒数慢慢赶到20名以内再进到15名以内,然后在三年级一跃成为第一名之后,就一直是好学生了。

我深深记得一年级的那个老师把我留堂时,小小的我在空空的大教室面对着她凶凶的责骂,其实听不懂她都说了什么,只是有点害怕,不知所措,但是对于她是又怕又厌的。直到三年级一跃考了第一名,那个老师已经改教美术了。我依然记得在美术课上,她竟然大大地表扬了我!依然小小的我,那时候内心竟然有种扬眉吐气的报仇的快感。

在成人的我回忆起来,我觉得这段经历是非常宝贵的。它奠定了我整个人格的基调。妈妈给了我信心、支持、鼓励,老师的态度的转变让我相信实力的重要性。自信和耐心,是妈妈给我的最宝贵的礼物,也是最宝贵的教导,这就是做人的道理。我的妈妈从来不给我辅导功课,也从来不教我什么知识,我的知识都是跟着自己的兴趣、需要学来的。



什么时候学得最好?当且仅当你想学的时候。

想要的意愿比任何花哨的学习方法、技巧、方式都重要得多。当你想要的时候,你一定可以找到最适合自己的办法,而当你不想要的时候,所有的办法都只会激起你的反感和反抗罢了。

虽然我很不喜欢现在这种急功近利的教育风气,而我又不能做什么。家长们一方面在抱怨教育、抱怨老师,一方面又在拼命地把自己的迷茫、焦虑往外投射让自己站在被动的受害者的位置上。难道现在这样的教育的体制不是家长们潜意识的选择结果吗?如果没有比较、没有竞争的想法、没有对教育的迷茫、没有对职业的困惑、没有对自己人生的不甘甚至绝望,会有这样扭曲的教育吗?在我看来,可能有点过激,但是主要问题就是家长们把自己没办法解决的人生困惑和问题投射给教育,再通过扭曲的教育祸害自己的孩子。因为转移了自己的责任,隐蔽了自己的始作俑者的身份,于是竟然可以欺骗和哭诉自己也是教育的受害者。就像伊索寓言那个农夫与蛇的故事一样,农夫把冻僵的蛇揣到怀里给它取暖,它活过来把农夫咬死了。家长们就是不知养虎为患,养大了自己搞不定了,就反受其害了。

人总是要生活在大环境中的,无处可逃。但是人所以为人,是因为人有主动选择的空间。这是我一直相信的。我相信“古今一也,人与我同也。”“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无论是何环境,我都只能活成自己,并且要努力成为自己。

在这样的大环境中,我不能做螳臂挡车的傻事,我只能做好我自己的本分——给孩子一个保护、一些支持、很多鼓励,以及可以认同和内化的榜样的力量。


经过一些考虑,我做了以下的动作:

首先,我把老师的微信给女儿听,让她看到现实的处境,让她看到她所面对的问题。果然,女儿听完后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后,她低下头趴在桌子上,我能感觉到她的情绪低落。我问她:“现在你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她点头。

正好我把晚饭做好了,一边摆桌,我一边还在思考,一面我为她所遇到的压力而心疼,但一面也觉得还好,挫折是人生的一部分,她总要经历的。重要的是从挫折中学到有益的经验。

女儿还在沮丧,我叫女儿先来吃饭。

吃饭时,女儿突然跟我讲:“妈妈对不起。”

我很诧异,忙问她:“为什么讲对不起?”

女儿说:“因为我都傻死了!”

我问:“什么傻?”

女儿答:“就是拼音呗!我学得慢,一定是我太傻了!”

听她这么说,我当即很心疼。我慢慢跟女儿讲:“宝贝儿,你不傻!你很聪明的!你看你会画画,你能爬门,这是一般人都不会的,而你都是自己学会的,所以你很聪明!”

女儿半信半疑:“真的吗?”

我说:“当然啦!你很聪明。你的拼音学得慢,不是你学不会,只是你没有好好地做练习,没有专心地做练习。你画画的时候,是不是就想着画画,一直画一直画?你爬门的时候,是不是也就想着爬门?你会想别的吗?比如妈妈怎么看呀,妈妈说什么呀?”

女儿说:“不会。”

我接着说:“那你在读拼音的时候,你是不是还在想别的呀?你在想,要是我不会怎么办,要是我读错了怎么办,要是妈妈生气了怎么办,要是老师说我怎么办。你想这么多,还怎么读拼音呀?”

女儿似懂非懂。

我想了想又说:“就像你现在吃饭一样,拼音就是你的饭,‘妈妈会不会生气、老师会不会说你’这些都是石头。你想着妈妈会不会生气、老师会不会说你就好像你把石头放进饭里面啦,那你还怎么吃饭?你看,这是你的饭,就是那些拼音,而你在吃的时候呢,你老想着妈妈,就好像把妈妈装进去了,这么大的妈妈在这里,你还怎么吃饭呢?”

女儿看着我,又看看饭。我又说:“所以呢,你要把妈妈拿出来,放到一边,可不要把妈妈装进去!”

女儿点点头。

吃完饭,我叫女儿来把作业做完。原本以为经过前面的谈话,她就明白了。可是呢,女儿走到桌边,就止步了,说:“我怕。”并且还藏在桌子后面。

我问:“你怕什么?”女儿说:“我就是怕。”我又问:“你怕什么?”女儿终于说:“我怕我不会,你生气。”

我忆起女儿2岁多曾去过几天幼儿园,很不幸遇到一位试用期老师呵斥了她,结果女儿连着几天沉默寡言一睡觉就做恶梦哭闹,只是那时候孩子小自己言说不出,我看到孩子的明显反常,找老师沟通才得知情况。孩子却再也不愿意去幼儿园。这算是第一次创伤事件。

等到孩子4岁时,又试着去了另外一个幼儿园,还是哭着不去了,因为又遇到一个凶起来比较吓人的老师。

当然,我没有完全责怪老师的意思,只是我了解女儿在2岁多那么小的年纪她经历过什么,了解她只是一个孩子,我不能拿成人的标准去要求她去适应。就像一棵小树,在它刚萌发时,在它还是幼苗时,它能挺立多少风雨的摧残?一棵树能挺立多强的风雨,是与它长成的粗壮度成正比的。如果想让它长成参天大树,那么一定要在它幼小的时候给它足够的保护、和风细雨的滋润;如果想让它长得挺直,那么就要在它幼小的时候在它遇到挫折时,给予足够的支持,让它不会因为挫折而弯下腰一蹶不振。在一棵树幼小的时候,它所需要的呵护与温室的花朵没什么不同,因为都是一样的娇嫩、脆弱。

张爱玲说:“如果你认识从前的我,你就会原谅现在的我。”

孩子也是一样,不因为她小,她的经历就无足轻重。可是很多大人却会如此欺骗:“孩子小,长长就忘了。”不被大人理解和接纳而不得不遗忘,那叫压抑。孩子从来不会真正忘记,尤其是那些深刻的情感。孩子幼年的经历就形成了早期的人格,孩子与父母的关系,就可能是他这一生与世界的关系。

所以,对于我的女儿幼年时的遭遇,我一直有机会就会去表达我对她的理解,对她的支持,我一直让她知道我永远是和她在一起的。现在她已经不是2岁和4岁的她了,她在心底已经有了一些力量。所以,我觉得是时候推她一把,让她再强大一些。

我跟她很认真地讲:“你已经长大了,你已经不是小宝宝了,你能够说你想说的,你还会跆拳道,你长大了。妈妈要告诉你很重要的事,就是你要再胆大一些。别人总会想说什么说什么,别人也会生气,但是我们不能要求别人不说、不生气。当别人说什么、别人生气的时候你觉得怕,那是因为你的胆子太小啦。”女儿笑了,我知道她能接受。

我继续说:“你看你的弟弟,他比你小吧。妈妈有没有对他生气过?爸爸有没有对他生气过?妈妈爸爸都说过他吧?他怕吗?”女儿边笑边摇头。

我又说:“你还记得你和弟弟在广场玩,一个小朋友欺负你,你弟弟还来保护你?”女儿兴奋地说:“对呀!”

我说:“所以呀,是你的胆子小,你得让自己胆子大一些。不用害怕别人说什么,不要害怕别人生气。”

女儿点头答应,可是她依然不想完成作业,她想和弟弟一起玩游戏。

于是,我说:“那好吧,你不想做作业,那我们就不做吧。把书装起来吧。”女儿同意。

我又说:“嗯,没完成作业,明天老师说考试,你不会答,也没关系吧?”女儿皱起眉头,想了一下,决然地说:“那好吧!我还是做作业吧!”极不情愿的样子。


我想了想,觉得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当学习变成这般被迫和受害,学习还有什么意义?还不如不学。学习可不是给老师、给我完成任务。那怎么样能激发她的兴趣呢?

女儿是一个好强的孩子,或者说孩子在这个阶段,都是这样,都显露出自尊和荣誉感。女儿上学之后,大体上还是喜欢上学的,每天都会跟我展示她又在学校得到了表扬卡、小贴纸,会跟我分享她取得的“成就”-跑跑得了第一、美术课画了幅好画、音乐课学的歌曲、学会了连跳跳绳、交了谁做朋友……很多细细碎碎的成长的片段,每当看到她跟我分享在学校的时光时眼睛里面散发的光彩,我都会觉得很受感染,也很欣慰。同时她有点敏感,很在意老师怎么对她、同学怎么说她,以及最重要的,我这个当妈妈的怎么看她。这倒也是一个动力来源。于是我打开手机,给她看她的班级的家长群,给她看老师发在群里的照片,里面有表扬孩子考试全对的照片,也有提醒家长有的孩子要家长多关注一下,她果然饶有兴趣地跟我一起看,还问各种问题,在照片里仔细地辩识她的小同学。

看了一会儿,我跟她讲:“你看,老师会在这里跟所有家长沟通小朋友的表现。那你是喜欢在表扬这里,还是在提醒这里呢?”女儿严肃起来,说:“当然是上面那里啦!”然后她说:“那你赶紧教我写作业吧!”

尽管她终于有了主动学习的动力,我还是觉得不妥当,因为这毕竟是外源的刺激,也相当于一种压力,从长远来看,可不是什么好事。可是,就连我也不太喜欢学校的学习,而且看看课本那枯燥可憎的面孔,怎么能有强烈的兴趣呢?所以,让她像看动画片一样产生对课本的浓烈兴趣,我觉得是不太符合人性的。

那就只能在方法上让学习变得容易一些吧。当你不得不做一件事的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高效完成它吧!

然后我开始思考怎么让她能更加高效地把课本知识给学完。

我告诉女儿:“有两个办法。第一呢,如果你能在学校把功课都学完都学会,老师考什么你都会,那你回家就可以玩了,可以有很多时间玩!第二,怎么学得快呢?就是要专心。你知道什么叫专心吗?”

女儿对于第一个办法表示很兴奋,玩才是孩子最有兴趣做的事嘛。对于专心,则表示不懂。

于是我给她解释:“专心,就好像刚才我们说的吃饭一样,不要把石头放进去,不要把妈妈放进去,当作妈妈不存在。”看着她似懂非懂的样子,我也不多说了,慢慢地理解吧。

拿出英语课本,作业是读单词。我发现女儿一直在背,就是我领着她读,她根本不看课本,而是像背课文一样听和读。结果就是她能说得很清楚,可是一要她自己读,她就不会了。她没有把单词和读音连到一起。发现这个问题,我就要她一边指着,一边看着,一边读。可是读一读她就又不指也不看了。

这时候,我跟她讲:“你知道吗?其实我们记住东西,主要是靠眼睛的,你要看着,才能记住!就像你看动画片,为什么很久之后还会想起来?因为你看了,记住了。”

女儿问:“记住就是好像把它们装进去吗?”她指着自己的心口窝。

我说:“嗯,对!”

女儿又问:“那会不会太多了,装不下?”

我想了想,这的确不是个好的比喻。我想了想,又说:“嗯,应该不是装进去,其实只是我们跟它有了链接,就好像这样,从我的眼睛和手出来一条线,把这个单词给连上了。”

女儿就好像一下子明白什么似的,说:“也好像画画吗?”

“嗯,对呀!你不就会画画吗?”我虽然没搞明白她的想法,还是先随着她说。

她很兴奋地说:“对呀!我就是画家呀!有‘家’字都是很厉害的吧!我想到了,我画给你看哈!妈妈,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拿笔和纸来。”

她小跑着回来,拿来纸笔,给我画了张纸,说:“假如说这就是我的作业书”,然后又画了个大脑,笑着说:“假如说这就是大脑。我想的是,当我看这些字,假如我的大脑就放在这些字上,然后擦擦擦。”女儿的脑洞也是蛮大的哈哈。不过怎么想这个比喻也有点残酷,把大脑拿出来在纸上擦擦擦,想着也是挺恐怖挺不舒服的事儿。


我想了想,然后跟她讲:“其实妈妈刚才讲的不对,学习没那么麻烦,根本不用大脑。学习是用灵魂的。”我在纸上画了个像太阳的东西,我说:“这是灵魂,你知道吧?”

女儿笑:“你画的好像太阳呀。”她在纸上画了个像小幽灵一样东西,说:“我以为灵魂是这样的呢。”

我说:“噢,你那是更有能量的灵魂。更厉害的灵魂。”

女儿说:“真的吗?我觉得我的灵魂就是这样的。”

我赶紧说:“哦,那你的能量很高呀,你很厉害呀。”然后我跟女儿讲:“灵魂学习,就是只要让灵魂的光照到字上,就学会啦。你的能量很高,你没学会,是因为你把光投到别的地方了。你看,这里有个妈妈,你在学习的时候,一直在看着妈妈,所以你的光就没有在书上,而是在妈妈这里了。你只要把光投到学习上就好啦!”

女儿听了,这一次似乎真的觉得很有道理了。于是重新学习,就很认真地一边指着、一边看着、一边读。当我看到她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再也不战战兢兢地老是盯着我看时,我觉得这次真的可以了。倒不期望她能一下子就记住那些课文,但是起码她能更专心一些,少受到干扰。

学习是一件持之以恒的事,是一项积累才能量变达到质变的大的工程,学习还是一生的事。兴趣和适当的方法相得益彰,必将在长期的学习实践中显出它的力量。

然而,我知道,在这个过程当中,我对她的态度,却会影响她的人格。就像我从我妈妈那里学习和继承的自信和耐心,我相信我女儿也极有可能从我这里学习和继承到这种信心和耐心。

如果家长们对孩子有足够的信心,足够的理解,并能够拿出足够的耐心,就一定能看到孩子身上本自具足的潜能、动力,孩子从来不缺办法,也不缺学习知识的能力。孩子只需要看清道理,在看清道理之后,孩子总是有智慧做出最适宜的选择。

所以我说,给孩子讲清道理,孩子自己会学习知识。


PS:在我对孩子的这次辅导里面,我自己知道我用到了心理动力学和催眠的知识、技术,这是我做为心理咨询师的一点擅长。我经常喜欢说自己是一枚主妇,是因为我确实认为一个女人对一个家庭能够起到的影响实在是很重要的。所以,我愿意跟女人们分享我的一些经验,也鼓励女人们多学点心理学知识,有用没有,谁学谁知道。最重要的是,如果你是一个爱学习、会学习的妈妈,那一定会潜移默化地影响到你的孩子。教育是言传身教,不仅仅是背诵知识。


文章分类: 心理健康
分享到: